愿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岁岁如昔。
34 5

【狄芳】我寄人间雪满头

#非剧情向,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hhhh
#参考王者荣耀人物故事背景and皮肤,所以是架空向??
#主CP:狄芳     其他:龙白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面前的老者挂着歇斯底里的笑容,终于,挣脱囚困多年的黑暗,他缓缓举起手中法杖——来自上古时期的魔力令李元芳无法脱身,炽热逼人的白光瞬间亮彻整个长安城
    “又见面了,小魔种。”

       好痛苦,灵魂像要被撕裂
       渐渐连痛苦也无法感觉
       死亡悄然来临
       黑暗……意识里只有无尽的黑暗……

     “元芳,别找我,永远也别接近那里——只有一片虚无。”
      “逃不掉的,逃不掉的……”
      “死的为什么不是你?”
      “没用的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不!”李元芳猛得睁开眼,双手还拼命想要抓住梦中远去的身影。同样的梦境已经如影随形多年,从再次苏醒的那一刻起,就注定幻化成光怪陆离的点点噩魇跟随余生,不死不休。
        也只有这样折磨自己,才能让愧疚感假装得到一丁点的自我安慰。

        十年前,如果不是自己执意要探寻长安城角落里不同寻常的声音,又怎么会撞上挣脱封印的姜子牙,是自己曾在危机时刻助女皇陛下封印他,这至关生死的一镖,再加上魔种混血的身份,足以令姜子牙憎恨切齿了。
        紧接着迎来的便是那毁灭性的魔力,虽拼死扔出飞轮遁逃至府衙,李元芳也知道自己无力回天,命不久矣。
        再次苏醒时,只有醉醺醺的李白在一旁酩酊大睡。待问清缘由,李白只道:“那日你魂魄俱碎,狄仁杰抱你去了长安废墟,不知怎的让钟馗放了他进去,其后之事无人得之……钟馗把你送回来的。”
         长安废墟,自古便是禁地,传说其中有精纯的上古魔气肆意伤人,混沌一片不可探查,有误闯之人,皆失迹不得出,天师钟馗镇守其门,设结界,抑魔阻人入。
         于是狄仁杰就这么消失于世间,无迹可寻。
         李元芳也曾满目通红的闯到废墟之门,换来的只有紧闭的结界和天师钟馗的长钩,他把他扔回来,说:“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。”
         再后来,钟馗连半个字也不肯开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十年了。”李元芳看着窗外纷纷扬扬的飘雪喃喃自语。街上红通通的灯笼飘飘忽忽,缩成一团红光,似是要随雪花一齐簇拥而来。朔风做响,入窗刺骨。方才的梦魇激出李元芳一身冷汗,他却早已习惯了,起身擦亮飞轮,披上冬衣,出了府。
          月光将他的身影又拉长了些,映在铺满白雪的街,少年已是英姿飒爽的模样,挺拔如竹,早已不复当年青涩。李元芳还是担任着长安密探的职务,耳朵天生能探听方圆百里的声音,他追寻在重重美景里的诡秘和乖戾,打破花草掩映下不可告人的阴谋,只是想守护长安城的百世宁静。
          守护着,那人一生的使命。
       “愿君切切归,共饮话婵娟……”这是李元芳今晚听到的第一句话,似乎能想象出——柔静的女子在月下祈祷着心上人快快归来,眷属团圆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 团圆,李元芳不知不觉抬起头,遥望星辰灿烂的夜轴,空中幻化出那人的笑魇,愈来愈近,愈来愈近……似乎快要碰触到了——来自四面八方的话语霎时如潮水般涌入脑海,他只觉天旋地转,睚眦欲裂。
          终于再也支撑不住,还未倒下,便有双手扶住李元芳 :“子实,没事吧?”努力睁开双眼,李元芳定了定心神,眼见来人腰间正中别着壶酒,右手边则是篆刻有“大河”二字的长剑,笑道:“狐狸,你怎么在这儿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李白浑身酒气面若桃花,抖抖耳朵道:“小耗子明知故问。今个儿沉香宫宴饮,前去应请,又净是些乱七八糟的俗歌俗物,和一群吹胡子瞪眼的老头儿有什么好说的,哥哥我借尿遁溜出宫来,想来他们也不乐意看见我,各自清净便是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……青莲居士果然并非‘池中之物’——人家是下里巴人,你偏偏生成了那阳春白雪,所谓曲高和寡,谢过骚狐狸垂怜,竟有幸和您说上一句话——哎呦,我真是有飘飘然之意了!想来明日也要落拓无偶啦!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白听得他故意打趣,也不反驳,继而厚脸皮的应承:“此所谓‘得趣不在多,盆池拳石间,烟霞具足;会景不在远,蓬窗竹屋下,风月自赊’是也,好好跟你哥哥学学,别整日把自己关在府衙里,想着狄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狄大人以命救我,自然是应该—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了好了,别人不知晓,我难道还觉察不出?你这般自欺欺人有什么意思?我实在看不下去了!十年春秋已过,你强颜欢笑至此,还不肯承认本心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白定定的看着李元芳,酒意已是醒了三分,又道:“‘幻由人生’,此言类有道者。人有淫心,是生亵境;人有亵心,是生怖境。菩萨点化愚蒙,千幻并作,皆人心所自动耳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你呢,每至午夜梦回,你看到的又是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元芳听得这千言并作,步步相逼,一时也哑口无言,只因狐狸所言句句命中要害——他一直在逃避,不承认自己也不承认感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可就算是这样,留给自己的还有什么?是消失的所爱,漫天的悔恨,无穷无尽的痛苦和折磨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所梦之人,求而不得,皆是虚妄。

        “可他不会再回来了,我真的怕。魔种的生命那么漫长,十年一瞬,巷子口卖糖葫芦的爷爷早已老的不成样子,而我们却还是年轻的模样。怕漫漫长夜徒留我独自一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怕只是自作多情

           怕岁月的迷宫让他们迷了路,而我看淡了生死,却被不能言说的感情困在原地,孑然而立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敬请至深,情深难寿。

        “别再折磨自己了。他以命换你,想必也不愿看到你如此。腾蛇乘雾,终为土灰。我们也会消失的,但余生却能自己选择,带着他的意愿,也应想开些,错不在你。”李白说完,拔开腰间酒壶一口狂饮,晃晃地转过身去又晃晃的走了,绛发飞扬,步履生狂“哥哥走了,回见~~”

        “狐狸,还会再见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额——大约是不会了,你哥哥千年寿命还剩最后几年,我也要去寻韩某人的最后一世了……大约以后轮回也见不到了,我在他身上种下青莲印记,代价就是千年之后魂飞魄散嘛~散就散,谁怕啊~~”声音已是渐渐远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暗自思付着方才狐狸所言,李元芳走了半条街才发现自己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府衙。刚一进门,后面便有女皇陛下口谕传达:“宣检校鹰扬卫中郎将牛卫大将军李元芳入宫觐见~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大明宫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女皇陛下的面庞陷在烛火交映的阴影里,鬓角几根银丝隐藏不住的显露出来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子实,怀英当年有朕赐予金令一枚,自他不幸陨落后,金令脱离本身,落至大明宫。今日将它赐予你,望卿善存。”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见武则天法杖挥动处,一枚暗影流光的金色密令被包裹在海洋之心内,李元芳双手拖出密令,霎时金光四溢。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微臣谢陛下,臣告退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陛下,那金令上附有狄大人当年种下一半魂魄,人令相融。狄大人身死令回,众人欲触皆不得法,只能用海洋之心加以纳收。为何李元芳能亲手拿回密令,着实可疑。为何不扣下他问询一二,也好—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太乙莫须多言。怀英跟随朕多年,忠恪律己,朕知道他的心意既是如此,朕这样做,也算了了他的心愿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明宫内的话语,一字不落的谛听在李元芳耳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有我,能亲手接过他的金令吗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长安城的风雪飘忽的欲发肆无忌惮,长街静谧无声,只有微弱的踏雪之音,深深浅浅,浅浅深深,又随呜咽的朔风随即消散了。李元芳半倚着一颗树,曾经的花繁叶茂也只剩下弯弯扭扭的枯枝簌簌作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狄大人,我今年又长高了些呢,不许再骂我小矮子啦;大人,府衙旁边的小叫花子都长成大叫花子了,你怎么还不回来;我的飞镖练的可好了,上次府衙飞镖大赛我可是第一呢;新上任的治安官勤勤恳恳,就是没有大人你聪明呢,不过你放心,又元芳在,长安一定会长安百岁的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一边摩挲着,一边对金色密令叨扰了一大堆话,突然发现密令背面似乎篆刻有一行字——模模糊糊看不真切,捧至手心,借着雪光仔细辨认,方才显现出来,上刻有篆书两行——延载元年廿二日初见子实,其性纯灵睿,因至旁侧。久待之,不觉情难自禁,吾心悦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 藏了十年的那滴泪,终于温蕴了眼眶,再难作声。
        无论魔种、人族,皆有俗骨。故所以念君者,为百年,不为一夕。
        他倚在树下,破天荒的做了个梦
      “喂,小矮子,有些秘密可不能随便听哦~”
      “不如做我的密探~”
      “好。”

      长安的风雪还未停,梦还未醒, 树下人的梦呓留恋在长安的每一片雪上,融化开来……

ps:王者荣耀里芳芳太可爱了,忍不住撸一篇

评论(5)
热度(34)
  1. rhythm犹望一稔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写的很好
© 犹望一稔 | Powered by LOFTER